第103章嘴遁

小说:次元都市 作者:空想空 我要报错
  某处偏远的研究所内。

  “零,黑乃的情况不乐观啊。”晓将脸蛋紧紧的贴在玻璃容器上,满脸担忧的看着黑乃。

  从外表上看,黑乃此刻正瘫坐在地上,她的身体上还散发着一缕缕的黑气。

  “黑乃的脑电波越来越不稳定,照这情况看来,用不了几天就会彻底失控。”零的眉头紧锁。

  这段时间她们用了无数个办法尝试,依旧无法让黑乃的意识重新回到主导地位。

  “黑乃……”晓的脸上满是怜悯。

  “晓,不管最后会变成什么样,你都绝对不能跟她换命,知道吗?”零看着晓这幅表情,也不由的担忧起来。

  晓虽然是人造人,但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体,所以她也有自己的特殊脑电波,也就是异能。

  晓的异能是‘换命’,顾名思义是个替死的技能,能够跟目标交换状态。

  “喔……”晓只是轻轻的喔了一句。

  但是零知道,以晓的善良,绝对没有将她的话听进去,所以在黑乃失控之前,她必须将晓打晕带走才行。

  ……

  凌寒的每天依旧过着看似平淡无奇的日常,但是在这份平淡的幕后,他已经为黑乃的事情操碎了心。

  虽然白祈的画能够操控人体的潜意识,但能不能对黑乃起到作用还真不好说,而且想画出能够操控人体意识的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白祈到现在依旧没有半点进展。

  白祈的画,并不是想到什么就可以画出什么的,她在等灵感,灵感一到她就能画出来了,瞎憋的话是不会有成果的。

  所以白祈的每天下午,依旧会找凌寒练剑。

  而在暗处,罗海虽然被白祈拉黑了,但是他每天都会到这里偷/窥两人练剑,直到他发现了白祈的笑容为止。

  罗海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被白祈拉黑了。

  ……

  一周之后,凌寒又收到了白祈的短信,说是那幅专门为黑乃制作的画已经成功完成了,让他在老地方等她。

  得到这条消息的凌寒自然大喜过望,虽然还不知道这幅画对黑乃有没有用,但至少是他现在唯一的办法。

  当凌寒兴高采烈的来到公园时,他足足等了快有一个小时也没有见到白祈出现。

  “白祈出什么事了?”凌寒担心的想到。

  凌寒拨打了白祈的电话,但她的手机是关机的。

  最近白祈每天都带着一张无精打采的表情来见他,恐怕是被她父亲教训得很惨吧。

  “白祈不会来了。”就在凌寒担心的时候,罗海朝他走了过来。

  “发生什么事了吗?”看着罗海走来,凌寒皱眉问道。

  “白祈被她父亲关起来了。”罗海说道。

  今早,罗海去找了白祈的父亲,他并其解释了凌寒只是白祈的教练,请求他让白祈继续追求自己的爱好。

  这几天,罗海看到了与平时完全不一样的白祈,与凌寒在一起的白祈,跟与他在一起的白祈简直不是同一个人。

  或许是为了让白祈再次认同自己,罗海站到了白祈这边。

  但是,罗海劝说完白祈的父亲之后,却被对方认为他也在跟着胡闹,所以一气之下将白祈锁在了家中。

  “卧槽,白祈这老爸也太不称职了吧?”凌寒愤怒的瞪大了眼。

  不过要说起不称职,凌寒的老爸似乎才是最不称职的……

  听到凌寒这么评论长辈,罗海在暗中微微皱起了眉头,“白祈需要你。”

  “哈?话说白祈都被关起来了,你还不去英雄救美,为什么要来找我?”凌寒顿时就傻眼了。

  罗海喜欢白祈这一点,白痴都能看得出来,而现在白祈被关起来了,正是罗去英雄救美的大好时机,这厮竟然不懂得把握。

  “我去了没用,这种时候必须有个人对叔叔说狠话才行。”罗海说道。

  凌寒:“……”

  意思就是,让他去骂白祈的爹?

  “卧槽,你这么毒!”凌寒吐槽了一句,又耸了耸肩说道:“不过我确实得去找白祈要幅画就是了,所以带路吧。”

  罗海点了点头,虽然他非常不想请凌寒帮忙,但他此刻只想着白祈的事。

  在罗海的带领下,两人穿过重重防护,来到了白祈的家中,而开门的是白祈的母亲。

  此刻,白祈正跟父亲正坐在大厅了,父女两相视无言,白祈的那把白剑正摆在父亲身前的桌上,气氛很僵。

  当凌寒跟罗海进入大厅后,父女两的目光都投了过来。

  白祈眼睛一亮,父亲则皱起了眉头,显得很不高兴。

  罗海跟着白祈胡闹倒不说,他竟然还将照片中的小寒给带来了。

  “你就是白祈的教练吧。”父亲摆着一张严肃脸。

  凌寒先是朝白祈点了点头,才答道:“是的。”

  “你也是来替白祈说话的吗?”父亲面无表情的说道。

  “不,我是来听叔叔为什么不让白祈练剑的。”凌寒也露出了认真的表情。

  “那还用说?当然是为了她好。”父亲严厉的说道。

  凌寒沉默了片刻,与白祈父亲的眼神直接对视起来。

  “我看,不一定吧。”凌寒眯起了眼。

  “你在怀疑我对女儿的感情吗?”

  “不,我只是看不出到底是哪里对白祈好了。”

  凌寒的脸上露出了嘲讽的笑容,“其实叔叔更加在意的是家族的面子不是吗?”

  “小寒……”白祈的脸色一慌,凌寒说得也太直接了吧?

  其实大家都懂白祈的父亲是为了面子,但是这种事情一般都不好直接说出来,因为一旦说出来就等于撕破脸了。

  但凌寒表示,撕破脸了又咋滴?难道你还想打我不成?

  “是吗?你是以为我是单纯的为了面子吗?”白祈父亲皱起了怒眉。

  “白祈的天赋有利于白家跟其他家族的交往,对维护白家的地位是很有帮助的,身在大家族就不能单单只顾自己,也要为家族的后人考虑。”白祈父亲严肃的说道。

  “也就是说,要为了后人的幸福考虑是吗?”凌寒追问道。

  白祈父亲点了点头,为了家族能长治久安,为了后辈能享受美满的生活,他们需要作出牺牲是在所难免的。

  “叔叔当年是否也为自己的后代幸福努力过?”凌寒又问道。

  “你想说什么?”白祈父亲周铭问道。

  “我想说,叔叔的努力已经白费了,在我看来,你的后代并不幸福,就算让白祈也重复你的道路,她的后代也绝不会幸福,因为肯定也要为了后人的幸福牺牲自己。”

  “那么请问,你们到底是为了哪一位后代的幸福而牺牲的呢?”

  凌寒的话音落下,大厅之内陷入了沉默,他问得实在太绝了。

  白祈的父亲也眉头紧锁起来,看不出是不是怒了。

  父亲年轻的时候自然也有过自己的追求,但他的肩膀上扛着沉甸甸的家事,那些追求早就被遗忘了。

  因为他知道家事的繁重,所以才想努力将家事打拼好,防止下一代也像他这么劳累。

  而如今,身为下一代的白祈,真的像他想的那样幸福了吗?

  ;

欢迎大家访问:木棉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3books.com/book/59313/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