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队长听了顾城骁的建议后,连饭都来不及吃,只打包了一份,然后着急地回去开会部署了。

  顾东君和顾城骁也是坐立不安,匆匆吃了几口也赶快回去。

  不多久,火灾现场传来消息,在清理火场的时候,又发现了两具尸体,尸体没有过火,是逃避不及吸入过多的浓烟窒息而死。

  另外,林浅的手机也找到了。

  这场元旦夜突如其来的火灾造成了5人死亡,5人重伤的悲惨后果,一下子成为了全国人民关注的焦点。

  在节日当头,全国所有的电影院都战战兢兢,连夜排查院内的消防设施设备有没有合格过关。

  与此同时,死者家属们得到消息之后纷纷赶到医院认尸,还有一些家属集结在电影院门口,哭的哭,骂的骂,都要电影院给个说法。

  一条一条消息传到警局汇总,张队长以及各警员都忙得焦头烂额。

  殡仪馆,潘父潘母在接到噩耗之后立刻赶来了,因为尸体被烧得碳化,没必要再去医院,所以直接送到了殡仪馆。

  除了潘父潘母,还有其他的亲戚也陆陆续续赶来,有顾海潘慧夫妇,还有杨氏夫妇。

  潘勇始终不敢肯定这是真的,只听妻子杨茵在身旁哭天抢地,他的心,疼到麻木。

  杨茵已经哭得站不住,几个亲戚一起扶着她,才能勉强站住,她边哭边恳求,“让我看看吧,无论她变成什么样我都不怕,她是我女儿,她变成什么样我都要看一眼。”

  有穿制服的工作人员一直在旁解说和开导,“你们的心情我都可以理解,但是,尸体刚刚运过来,还没有确认身份,需要等法医提取dna确认了身份,才可以让家属看。”

  杨茵哭着喊道:“其他死的伤的都有人认,我们这……还需要确认吗?求求你快让我见见我女儿吧,无论她变成什么样……我都要见见啊,可韵,可韵,我唯一的女儿啊,我的宝贝女儿……”

  杨茵再一次哭晕过去,其他的亲戚也都在哭泣。

  只有潘勇,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眼神空洞,仿若痴呆。

  工作人员见状,也是不忍,劝道:“我们也在等消息,我们一接到通知马会安排家属认尸的,谢谢理解。”事实,法医有没有确认还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尸体被烧得碳化,极其恐怖,别说家属了,连他们这些工作人员见了都很难接受。

  所有火灾的死伤者,只有被水晶灯砸倒的潘可韵,是逃不了的,这具焦尸发现的位置,也与潘可韵被砸倒的位置相对应,所以,这具焦尸,就是潘可韵。

  只是,还差dna验证这个步骤。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晨光破晓,天色渐渐亮了起来,今日的清晨,似乎比往日多了一份肃穆。

  天亮了,过火之后的电影院在繁华的闹市街头显得有些落寞,门口和马路边有热心市民正在摆放鲜花和蜡烛,以慰藉亡灵。

  警局,王泽宇获保释,在律师和家人的陪同下终于离开了那间审讯室。不过,他需要每周亲自到警局报道,且未获批准不得离开本市。

  林浅和花筱栀亦然。

  在真相未查明之前,电影院、南北策划、花嫁策划、潇艺经纪,以及杨柳慈善基金会的所有参与人员,都要为此事负责。

  然,杨柳慈善基金会的相关人员,死的死,伤的伤,无从追究。

  林浅和林渝等人从警局出来的时候,正好碰了王泽宇。

  对于这种突发性的灾难**,林浅虽然毫不知情,却也倍感抱歉,无论如何,不向王泽宇表个态,她于心不安。

  “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下。”林浅小跑前,“王总,王总……抱歉,我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王泽宇倒是大方,只是一夜的审讯让他深感疲惫,说话的嗓音都有些沙哑了,“既然你也没有想到,那何来抱歉之说?发生这样的事谁都不想,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那就只能等警方查出真相来,我这边会尽量配合的。”

  林浅知道,不管这其中的真相是什么,电影院方面肯定要负责任的,严重起来,王泽宇很有可能有牢狱之灾。

  可是,他还能这么平和地跟她说这些话,她着实是佩服的。

  “我也会尽量配合警察,查出真相,但是王总,怎么说都是我连累了你,电影院的损失我愿意全部承担。”

  “林总,你口气不小,电影院到底损失了多少,连我都无法估计。”

  林浅无比真诚地说道:“对,电影院的损失是用金钱无法衡量的,所以,我可以允诺电影院之后三年的全部营销策划,我一定竭尽所能帮助电影院挽回损失,哪怕以后你不用新世纪这块招牌。”

  王泽宇一怔,倘若她真说出个数字出来,他反而还瞧不起她,谈钱是最没意思的,也是最简单的。可是三年的扶持,从包装到宣传到推动,她包揽了所有。

  这倒是让他意外,也让他颇为感动。

  因为,这三年的营销策划,做得好了是应该,但凡哪里做得不好,就会遭人诟病。

  “王总,做生意讲究一个诚字,我林浅说得出,就做得到。这场火灾我们好好配合警方,等查清楚真相,履行完责任,我一定给你一份满意的策划案。我愿意现在就你合同签字,正好有律师在,当一个见证。”

  王泽宇淡笑着点点头,“我信得过你,事有情急缓和,一桩一桩来吧。”

  此刻,他们都累了,他一个大男人尚且扛不住,更别提是她们两个在火场之中被困过的女子。

  王泽宇又下打量了一下林浅,虽然经过了整理,但林浅的脸和身依然有烟熏的痕迹,他不免关心,“顾太太,你身没受伤吧?”

  “都是小伤,不碍事。”

  “好,多保重,接下来我们除了要面对警方的调查,还要面对网络暴力,你我都加油。”

  林浅笑笑,这也正是她想提醒他的,“好的,保持联系。”

  谈一桩生意,结交一个朋友,王泽宇是值得交的朋友。

  :。:

欢迎大家访问:木棉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3books.com/book/62873/1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