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派胡言,你白玉族的白玉印在我隐世家族的伴生印前根本毫无优势,白玉印不过是继承了一丝神意,我的伴生印同样拥有家族传承神意,都有神意你的伴生印凭什么能压制我的?”

????华晨武无比羞愤的怒吼着,玉晓天的话让他感觉无比耻辱,对方根本就是把自己当成傻子,华晨武绝不相信自己的半生印不如白玉族的白玉伴生印。对面的混蛋一定是用了什么邪门手段。

????玉晓天听了这话也是一愣,原来还有这么多道道,自己现在才知道原来白玉族的伴生印压制是这么回事。不过那又如何,反正自己本来就是在戏弄对方。这般想着他便很是不客气的说道:

????“你不信也没办法,反正事实摆在眼前,如果非要说原因的话我想大概可能是因为你的神意是母的而我的是公的,你的母神意见了我这公神意可不就不敢露头只能偷偷藏起来了,所以你这伴生印在我的神印面前才这般要逃跑。归根结底一句话,母的还是害怕公的,你看本少主说的对不对,是不是这个道理?”

????玉晓天一番话说出直接令在场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擂台下众白玉族人在短暂发愣之后便发出一阵哄闹。

????“哈哈哈,少主分析的太对了,我也觉的是这么回事。”

????“不错不错,他们隐世家族伴生印就是母的,遇上咱们神族的神印自然是只能落荒而逃。”

????擂台下的白玉族人哄闹着开玩笑,他们此时是如此兴奋和开心,放眼整个白玉族他们从未听说过玉晓天这种关于伴生印神意的解释,更关键的是他们从未见到过有人能用自己的白玉印压制隐世家族的伴生印。

????白玉族人的哄笑让擂台上的那些隐世家族的人个个脸色铁青。除风步崖外另外两个老者同样面有怒容。其中居中而坐的那位高大老者狠狠瞪了半空中的华晨武一眼,目中满是恨铁不成钢的愤懑。瞪完之后却是极其隐蔽的向着华晨武输入了一股精神力。

????此时的华晨武早已怒不可遏,他几乎是下意识的怒吼道:

????“是个屁,你——你——我要杀了你!”

????被当众说自己的伴生印是母的这种耻辱让华晨武这种骄傲的世家子难以忍受,他当即就要不顾一切的冲上去与对方鱼死网破。可就在此时一股庞大的精神力却突然进入他的身体。华晨武当即身子一震,随即他意识到这是坐在下方的自家护道人出手帮忙,外人无法将精神力送人自己身体而不造成损伤。

????意识到这点后他立即操控这股精神力来稳固伴生印,有了这股庞大的生力军加入,华晨武的伴生印很快便稳定了下来。

????感受到伴生印已经重新被自己掌控,华晨武整个人的精神也为之一震。这种重新掌控力量的感觉让他重新找回自信,这一刻华晨武也彻底冷静下来,他重新变回了那个冰冷可怕的华晨世家五公子。

????之前的愤怒、咆哮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如之前的冷血残酷。冰冷的目光再次落到玉晓天身上,华晨武一字一句的说道:

????“表演到此为止吧,杀你我只需一剑!”

????伴随着冰冷的言语,华晨武手中长剑再次抬起。随着他的这一动作擂台下的嘲讽和喧闹也瞬间消失,众人一个个紧张万分的看着杀气凛然的华晨武看着那柄长剑上不断凝聚起的璀璨剑光。

????“一剑吗,也好!”

????玉晓天的话语同样响了起来,只是他的话让众人都有些发愣,大家显然都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过很快所有人的眼睛便看到了答案,也知道了这句话的含义。

????在声音落下的同时半空中的两个人都动了,只见华晨武手中长剑横扫而出,璀璨的赤红色剑光便如一道长虹直接横扫向玉晓天。剑光中包含的剑气与剑意几乎将空间都割裂,剑光所过之处周围都出现了道道黑色裂缝,裂缝周围更是密布像玻璃破碎一般的裂纹,直到那赤红色强大剑光过去那些黑色裂缝才慢慢消失,可与此同时剑光所过之处新的裂缝再次出现。就这样这道横亘天地的赤红色剑光一路撕裂空间向着玉晓天扫来。

????在赤红色剑光到来的同时玉晓天也动了,只见他很是诡异的将左手缓缓抬起然后笔直向下做了一个劈砍的动作。

????接着便见玉晓天的身前寒光一闪,他身前的半空中出现了一道银色闪电,下一刻华晨武的那道赤红色剑气便被这银色闪电直接从当中劈开,银色闪电从赤红色剑气当中直接穿过,而后那强大的赤红色剑光便轰的一下炸开,分做两半的剑气直接被那道银色闪电带来的能量绞得粉碎。

????做完这些那道银色闪电好似还不罢休,银色光芒再次闪动间便出现在华晨武面前,下一刻他的身上便出现了一道从头上到脚下的血线,银色光芒在华晨武的身后闪动了一下之后才彻底消失无踪。

????在那银色闪电消失的同时,华晨武整个人竟是从中间一分为二,仿佛被快刀从中间切开一般整齐,分做两半的尸体直接从两边坠落,与此同时,他头顶的二阶巅峰帝印也轰的一声炸开,犹如一颗巨大的烟花在半空点燃。璀璨而耀眼的光芒让人都不敢直视,待光芒散去一切归于平静,此时人们才敢再抬头去看。

????半空中原本的两大天骄早已只剩一人,只有那丰神如玉的白衣公子傲立当空,曾经与他对立的华晨武早已变成了尸体,还是两半,死无全尸。人们仍然记得这尸体的主人曾说一剑杀玉晓天,而今果然只是一剑,可惜死的却是他自己。

????欢呼,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和呐喊顿时响彻整个圣山脚下。激动的白玉族民众们一个个奋力的呐喊着,很多人甚至都流出了眼泪,他们或长或短的生命中从未像此刻这般骄傲自豪,也从未像今天这般心情激荡。




欢迎大家访问:木棉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3books.com/book/90302/1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