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本质来说,那些身怀灵气的神仙与储存灵气的小球并无两样,都是容器罢了,既然如此,铜骰该是可以吸收到灵球才对。

????我不待迟疑,直接将骰子抛飞至空中,默念口诀。

????一阵红绿交织的神光骤然乍现。

????我眼看着铜骰朝上的一面打开,便有一股引力朝着四面八方吸收而来,紧接着,藏在黑压压混乱碎石之下的灵力,就仿佛抽丝剥茧般从裂缝空隙之间钻出来,凝成微弱如虚影的彩光,朝着铜骰之中汇聚。

????果然……

????我赶紧找寻灵力较浓的方向。

????“丫头,在那儿!”

????月老在我身后激动得喊道。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在深渊的西边果然有一股灵气与其他微弱的气息不同,散发着浓郁的幽绿光晕,缭绕在一片被干枯的藤蔓紧紧缠住的乱石之间。

????就是那里!

????我顾不得身上疼痛冲了过去。

????乱石之下,却没有见到任何我想见到的身影,只有被砸烂的树枝和藤蔓,我搬开那些石头,把它们用力扔到别处,再拉扯掉覆盖在上面的藤枝。

????奇怪的是,那些明明已经干枯,表面甚至已经砸的像是随时会断裂的藤蔓,竟然仿佛隐藏着一股力量,把那些碎石紧密的结合在一起,不仅如此,哪怕我用力拉动也松脱不得。

????我停下动作,看了看手里的碎屑,已经认出那是榆木的树皮。

????这一道道纵横交错在石块上的藤蔓,都是朱琰的。

????“朱琰!”

????我不敢再轻举妄动,干脆直接趴在地上,探头往石块下面张望起来,如果他是被这些石头压住了,或许,还有得救!

????“丫头,你这是做什么?”月老的声音靠近而来。

????我半个身子挤进石头压着的缝隙里,用力向前摸索,回答道:“我找到其中一个了,应该就在下面!”

????“这里这么多石头,你得找到什么时候去,你还受着伤呢!”月老急忙喊着:“快出来,小老儿来帮你!”

????话音未落,我就感觉脚踝一紧,身子不受控制得往后一抽,整个人就被拽了出去,脚腕上的红线另一端被月老抓在手里,也顾不得看我,袖子一抖,又是几十条红线嗖嗖嗖得从里面窜出来。

????红线覆盖在那些碎石上,红光蔓延开来,那些石头就好像被控制住,自行朝着两侧飞滚而去,可等到石头逐渐减少到最底层,我也没看到朱琰的半片衣角。

????“丫头,这……”月老也很是疑惑得看着我。

????我不断打量着那些显露出来,夹杂在石块之间的黑色泥土,找不到……什么也找不到。

????正在这时,月老突然轻轻拍了拍我的后背,翻滚的石头都停了下来,深渊里重新恢复死一般的寂静。

????“怎么……”

????“你看那里。”

????月老手中连着的红线延伸过去,正撑开了一个大大的蛛网,挡住差点就要落下的石块,而石块下面,是一小片白泥。

????“白……冰洋?!”

????我踉踉跄跄得扑过去,石块被月老的灵力弹飞,撞上深渊的岩壁发出咚的回响,白泥好像有生命似的,被那惊动的声音吓得缩了缩。

????我跪坐在地上,一时之间不知该怎么做才好,这才想起来似的,转头用求救般的眼神看着月老。

????“爷爷……”

????月老走过来,捋了捋垂落在胸前的白须,叹息道:“这是妖元。”

????妖灵肉身尽毁,才会留下妖的灵元,也是妖的本源,白冰洋就是一个泥巴精怪,所以这里才会留下一小块白泥。

????所以……

????我垂着头颤抖着,眼泪簌簌而下,滑过脸颊,顺着下巴往下滴落,掉在白泥旁边的土地里,一滴,一滴,白泥仿佛是感受到了什么,分出细长的一道延伸过来,正好被我的一滴泪砸中,瞬间化成一小滩浅白的泥浆。

????“丫头,别哭了。”

????月老道:“它还有些神识,应该是能与你说几句话,你试试调动自己的灵气与之融合,或许会有用。”

????我哽咽着点头,沾了一些泥浆在手指上,然

????后凝神聚气于丹田之中,那些沉息的,仿佛被压制的灵气终于在此时重新活跃起来,我再睁开眼时,便看到了白冰洋的身影。

????淡淡的,仿佛是被晨曦照耀着的水雾,随时会从我眼前散去。

????我惊喜得瞪大眼,“白冰洋!”

????他还是如以往那般爱笑,那张脸是变化成叶定稀之前,略显妖孽气质的精致容貌,细长的桃花眼笑成两道月牙,整个身子散发着温柔的光。

????“夫人,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可是你……”

????“幸好有主君给的灵球,才保下我的妖元,只要妖元还在,百年后我们就还能重新修炼成妖,夫人,不要难过。”白冰洋笑眯眯道。

????可看到他这样,我怎么可能不难过。

????“朱琰呢?”我又问道。

????白冰洋眼神暗了暗,往地上那一小块白泥的方向看去,解释道:“朱琰他伤的比我严重,本源也耗尽了,我只抓住了这个……”

????白泥分散开,从中缓缓浮起一颗小小的,指甲盖大小的墨绿色圆形石子。

????“这也是妖元吗?他是不是也可以像你一样和我说话?”我急忙追问。

????白冰洋却摇摇头,眼眸中闪烁着泪光和难以抑制的悲切,“这只不过是他本源耗尽后的一点残余,他的那颗灵球用来镇压白泽的神魂,已经无法自用,后来为助主君一臂之力,不惜消耗本源之力,山崩之时,他为了护我以命抵挡……”

????也就是说,朱琰他……连修炼重生为妖也不可能了?!

????“叶,叶定稀呢?”我第一次觉得吐出这个名字无比艰难。

????白冰洋默了默,才道:“主君带着朱琰的灵球逃走了,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什么事情,比救你们还重要?!”

????我攥紧拳头,那股无名邪火从丹田里如沸腾般再次翻滚起来,“他逃了?带着灵球,白泽的神魂,弃你们于不顾?”

????“夫人,不是你想的这样。”白冰洋急忙道:“请你相信主君,他有苦衷,更有必须要坚持下去的理由。”




欢迎大家访问:木棉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3books.com/book/90383/6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