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喝着酒,行啊他,北宫琉!

????罢了,既然他不懂得珍惜霍筱雅,自然有人珍惜。

????当事人都不着急,她又何必替他们着急?

????只要慕至纯能好好对待霍筱雅,或许也没什么不好的。

????说不定,霍筱雅就不会有跟前世一样的命运了。

????到最后,就不会香消玉殒了……

????这么一想,裴卿卿倒也能接受这门亲事。

????而裴卿卿她们看不见的是,北宫琉私底下捏着桌角的手,就快把桌角给捏碎了。

????只有坐在他身边的父王瞧见了他的隐忍。

????“琉儿,你若舍不得,父王可以……”

????“父王,她跟着七皇子,会比跟着我好。”北宫琉低声说。

????父子俩的话,只有他们自己听得见。

????有了这桩赐婚,其他人看慕至纯的眼神,那就不一样了。

????尤其是慕玄凌和慕楠煜。

????以往他俩从未将慕至纯放在眼里。

????现在真该好好审视一番他们这个七皇弟了。

????求娶霍筱雅!

????霍筱雅背后,有霍家军的扶持,慕至纯这是要夺权了吗?

????“陛下,既已赐婚,七皇子也该自立门户了,你看……”然后太后又开口了,说话间还顿了一下,没说出来的话,已然很明白了。

????“母后的意思朕明白。”乾帝微微颔首,然后又看向下面的慕至纯和霍筱雅两人,“七皇子品行端正,温和谦逊,加封为端王,以做成婚之喜。”

????此话一出,下面便当即引起了一片哗然。

????七皇子……啊不,现在该说是端王了,端王这是要翻身了呀!

????就连裴卿卿都折服了,这端王也晋升了太容易了些!

????不过也是好事,毕竟霍筱雅若真嫁于他,出嫁从夫,夫家的身价也关乎着女方将来要过的日子。

????再看看慕玄凌和慕楠煜的脸色,那就难看了。

????慕玄凌还好,知道隐忍,慕楠煜是直接就表现在脸上了,那眼神,瞅着慕至纯,就两个字,不善。

????“儿臣叩谢父皇。”得了封赏,慕至纯自然要谢恩。

????霍筱雅也楞了一下,慕至纯这就从七皇子升到端王了?

????下一秒,从旁侧走出来一个穿着素雅的妇人,啊不,是妃嫔。

????正是慕至纯的母妃,良妃。

????自己的儿子得了恩赐,作为母妃,良妃既然在场,自然也是要出来谢恩的。

????良妃温婉柔和的拜谢乾帝,“臣妾叩谢陛下圣恩。”

????良妃突然站出来,倒叫乾帝多看了她两眼。

????若是了解乾帝的人就会知道,其实是乾帝忘了良妃这个人!

????良妃温婉柔和,穿着素雅清晰,虽不如魏贵妃高贵,也不及其他妃嫔美艳,但看多了花枝招展的,突然瞧着这别具一格的素雅清晰,倒也是挺舒服的。

????很明显,乾帝后知后觉的才想起,她是慕至纯的母妃,良妃。

????“平身吧,端王温厚谦逊,想必也是你平时里教导的好。”乾帝连带着还夸赞了良妃一句。

????“谢陛下。”良妃不宠不惊,她就像一株兰花,不争不抢,幽幽的吐着清香的芬芳。

????然后,良妃就带着慕至纯,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慕至纯转头的时候,瞧着霍筱雅没动,又伸手把她牵上,跟随良妃一同去坐。

????现在有婚约在身,光明正大的坐在一起也不成问题。

????霍筱雅僵硬了一下,她想甩开慕至纯的手,奈何慕至纯握的紧,她抽不开。

????这众目睽睽之下,她又不好太直接拒绝慕至纯,给他难堪。

????于是就只能被他牵着走。

????这位置换了,身份也变了。

????霍筱雅本来是坐在北宫琉对面的,现在可好,直接坐到他身后上方的位置上去了。

????她能看到的,只有北宫琉一个侧面的身影。

????由于良妃的位置在妃嫔中是比较靠后的,她连北宫琉的侧面都看不见了。

????霍筱雅垂眸间,眼中终究是黯然的。

????“筱雅,我请旨赐婚,你……可是不开心了?”霍筱雅黯然的时候,慕至纯温柔且小心的声音响在她耳边。

????他怕她不开心。

????“我……”霍筱雅眸光闪烁了一下,她抬眸,望了望慕至纯,“你为何要娶我?”

????她同慕至纯一桌,在良妃旁边,并不是与良妃同坐一桌。

????她想知道,慕至纯为何要娶她?

????他突如其来的请旨赐婚,若说开心,自然是没有的。

????没有开心,她只有惊吓。

????慕至纯很聪敏,应该看的出来,她心里……

????“因为我想保护你,想疼惜你,想跟你一辈子在一起。”慕至纯温柔的语气中充满了真诚。

????他清澈的眼中,全是她的倒影。

????他说,“筱雅,我是真的很喜欢你,你能试着喜欢我吗?”

????他的话,叫霍筱雅楞了一愣。

????“你……”他说,喜欢她?

????他说,试着喜欢他吗?

????他的眼神,清澈又真挚,霍筱雅竟一时说不出话来。

????好似不管她说什么,都会伤害这个至纯至善的男人。

????他就像他的名字一样,至纯。

????真挚。

????慕至纯知道,她心里有别人。

????不要紧,他不会逼她。

????只要她能试着喜欢他,总有一天,她会喜欢上他的。

????“筱雅,我慕至纯承诺你,会一生一世对你好的。”见她说不出来话,慕至纯又接着发力。

????他的声音,很温柔,就像有股魔力,久久不散。

????他说的认真又真挚,霍筱雅却莫名的有点慌,“我……”

????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回报慕至纯对她的好……

????他的眼神,清澈中充满了期待,期待她的回答。

????霍筱雅心慌的拿起桌上的酒杯,猛地喝下一口冷酒,好让自己定定神。

????既然已经赐婚,她现在就已经跟这个男人有婚约了……

????“我……谢谢你……”霍筱雅不知道该说什么,就只能说一句谢谢。

????慕至纯对她,实在是很好。

????酒过三巡,再加上端王的这门亲事,更是使得寿宴气氛温馨又融洽。

????慕玄凌拿了杯酒,朝着他右手边的慕楠煜举杯,“煜王兄,我敬你一杯,今日的好酒,可不是回回都能喝到的。”

????慕楠煜又不是蠢蛋,哪会听不出慕玄凌话中的嘲讽之意?

????这酒,谁喝的到,谁喝不到,还难说呢。

????“凌王弟说的不错,这酒的确不是人人都能喝到的……”下次指不定就没你慕玄凌的份儿了。

????慕楠煜亦是嘲讽的冷笑一声。

????只是……

????眼角余光在不经意间瞟见慕玄凌身后的人时,那人也在满眼怨毒的盯着他,慕楠煜顿时惊大的眼瞳,“你……”

????他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指着慕玄凌身后的人。

????说时慢那时快,方千金的动作更快,像兔子一样窜了出来。

????跑到殿中央跪着大喊,“陛下!民女有冤,求陛下伸冤!”

????方千金跑的太快,以至于她一开口,突如其来的喊冤,令在场的人都惊诧了一瞬。

????猝不及防的,就连乾帝都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儿。

????慕楠煜直接惊呆了,他哪能让方千金胡言!

????“煜王兄,父皇在上,煜王兄还想杀人灭口不成?”只是慕楠煜刚想动,就被慕玄凌眼疾手快的给拦了下来,他有意压低了说话的声音,只有他和慕楠煜两个人听得见。

????大殿之中,群臣面前,慕楠煜还想杀人灭口不成?

????带方千金来,就是让她来告状的,他哪会让慕楠煜坏事?

????“你……”慕楠煜气的咬牙,但是当着群臣和父皇的面,慕楠煜硬是不敢跳脱,否则便是有不打自招之嫌。

????可他也容不得方千金在殿前胡言啊!

????被慕玄凌拦着,慕楠煜是着急又生气,目光毒辣的盯着方千金,恨不得以眼神化为利箭,在她身上射出几个窟窿来!

????方千金一跑出来,裴卿卿就伸长了脖子,准备看好戏了。

????瞧着身边的小女人幸灾乐祸的模样,白子墨也是颇为好笑。

????接下来,就只管看戏。

????“陛下,民女有冤,求陛下伸冤!”

????乾帝没开口,方千金就又重复的喊了一遍。

????她有冤,天大的冤!

????“这……这是怎么回事?”

????“她是何人呀?竟跑来殿前喊冤?”

????倒是两边的群臣们开始先议论了起来。

????甚至都没看清方千金是从哪冒出来的!

????当然,群臣里也没人认识方千金。

????方千金今日是做丫鬟打扮的,于是大家便以为,这是哪家的丫鬟,竟跑到殿前来告御状来了?

????乾帝是看了又看,还是没认出方千金是谁,只是脸色却不是太好。

????他是天子,不是给一个小丫鬟伸冤的。

????何况还是在太后的寿宴之上,当着镇南王的面。

????这小丫鬟,着实没规矩。

????也正是因为当着镇南王的面,乾帝倒也不好不搭理。

????因为要顾及自己明君的名声。

????如若不然,直接就把人拖下去先打一顿了事!

????“你是什么人?为何喊冤啊?”乾帝阴着一张脸开口。

????还是那句话,碍于镇南王在这儿,要顾及自己明君的名声,所以乾帝还是开口问了一句。

????免得传出去,有人殿前喊冤,他却不理,有损他的名声。

????尤其是当着镇南王的面,岂不是给镇南王看笑话?

????于是所有人都在伸着脖子,等着方千金的下文。

????“回陛下,民女乃前朔城郡守之女方千金,民女要状告煜王,贪污受贿,以权谋私,中饱私囊,贪污修葺朔城护城河堤三百万两!致使朔城决堤,百姓蒙难,饿殍遍地,苦不堪言,凌王与侯爷赈灾后,煜王怕他贪腐的事迹败露,又派人杀我全家,屠我满门,求陛下为民女方家伸冤!”


欢迎大家访问:木棉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3books.com/book/90455/7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