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时间。

????在今朝整理行装,和魏莉谈话的时候,晚餐一结束就马上在别室集合的暗人们尖声争论着。

????不,发出尖声的,只有气得满脸通红的龚逝一人,“为什么默默地答应让她走?”

????童奔已经睡了,他面前只有展出困扰表情站着的肖针,以及一如往常一脸平静的方舟继两人而已。

????而龚逝的愤怒,就直接冲着方舟继发出。

????傍晚,恢复意识的今朝毫不犹豫地决定要去追风故。

????并非讨论,只像是和暗人们报备一声而已,但除了龚逝以外,没有任何人表示反对。

????不只这样,连葛琳都说了“加油吧”,干脆地认同了她的决定。

????龚逝正是在气这点,到沉默神殿去的话,今朝一定会遇到危险的。

????明明是这样的结果,但为什么所有人都默默目送她上路呢?

????龚逝实在不明白,“一开始就该让依兮跟风故分开的吧?所以这样不是正好吗……

????依兮就这样留在这里,如果她想回岛上去的话,就跟我们一起回去,这样应该没问题吧?”

????“没打算让她独自一人到神殿去,我们也会跟着她。”

????听到这话,龚逝目瞪口呆,“跟着她?”

????“是啊,原先就打算这么做,所以才赞成的。”

????“什么意思?那样的话,简直就像……”

????说到这,龚逝才用怀疑的眼神看向方舟继,“难道说,方舟继你是故意放那家伙逃走的吗?”

????一人坐在椅子上的方舟继,慢慢仰头看着龚逝。

????那锐利的目光几乎令人窒息,但龚逝还是想办法开口:“明明知道,还故意……早就注意到那家伙打算离开了,然后……”

????“对,我早就知道。他没有理由就这样留在这里,总有一天,不对,是最近一定就会离开这里往神殿出发。

????应该说,没注意到的你才有问题呢,明明可以推断的线索都齐全了,不多用点大脑不行啊!”

????用像老师的语气说着,方舟继慢慢眯起了细长的双眼,“确实就像你所说的,不该让他继续待在依兮身边。

????他无论对她或我们而言,都是把两刃剑,或者该说是带着一大堆会成为灾祸之因的要素。因此若不有效活用的话,他的存在之后将会变成阻碍的。”

????“有效活用……是指……”

????“你还不了解吗?”

????听到那仿佛在测验他的平静声音,龚逝不自觉地噤声。

????他皱着眉头稍微思考了下,立刻想通了般张开眼睛,“难道是,诱饵?”

????“就是这样,因为他对慕容而言,似乎是非常重要的存在。”

????浅浅笑着,方舟继不带感情地如此说道:“慕容……夜刀他原本就拥有来路不明的神力,再加上又待在宫殿中,很难对他出手。

????首先,要将他引出帝都,然后若不找到可以夺去他全部力量的方法,要收拾他也很难。风故就是为此存在的重要诱饵,他回到神殿去的这件事,慕容也晓得。

????慕容一定在等待分裂的神,合二为一的时机……现在,他已经将使魔送入神殿,做好了进入神殿的准备了。”

????“等等,那你是要把依兮也卷进来吗?要引出慕容的话,有风故就够了吧?”

????“只有我们的话,恐怕没办法进入神殿。也就是说,她是钥匙。当然,她对我们而言也是重要的同族女子,因此不论用什么办法,都一定会保护她到最后的。”




欢迎大家访问:木棉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3books.com/book/90639/1117/